内蒙古晨报官方网站 | 内蒙古晨网热线电话:15548360111 违法和不良信息电话:0471-3339111

客户端

微信公众号

您当前的位置: 内蒙古晨网>>文章>>新闻>>要闻

【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】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

时间:2021年01月21日 编辑:王海清 来源:中国经济网

烈士高斌留给家人唯一的一张照片。 (资料图片)

郑州二七纪念馆留存有一张高斌的珍贵照片,这张照片拍摄于1921年,纸质,略有残缺,高14厘米,宽10厘米。1921年1月底,高斌在临近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时,拍了这张照片作为留念。

“照片上的高斌头戴烟灰色毡礼帽,上身穿黑粗布棉衣,下穿黑粗布棉裤,裤腿扎着腿带,脚穿圆口黑粗布鞋,左手叉腰,右手握着布伞,怀表链垂在胸前,表情凝重,整个人英姿飒爽。”郑州二七纪念馆社会教育部讲解员石琳详细地介绍。

“据高斌的女儿高玉霞生前回忆,1923年2月1日,京汉铁路总工会在郑州长春桥附近的戏院普乐园召开成立大会。时任京汉铁路郑州分工会委员长的高斌,特意去照相馆拍下了自己人生中唯一的一张照片。”石琳说。

2月4日,上午9点,高斌按照总工会的指示,下达了总罢工的命令。2月4日下午,驻军郑州的第十四师师长靳云鹗勒令高斌复工,高斌未予理会。2月5日,罢工斗争有序进行,气急败坏的靳云鹗将高斌押送到司令部,威逼他下复工令未果。恼羞成怒的靳云鹗将高斌关押起来,施行三不政策:一不准进出,二不准睡觉,三不准和工友亲属接触。关了一夜,高斌仍不下令复工,靳云鄂又命令将高斌游街。

2月6日早上6点,高斌被戴上手铐、脚镣游街。天上飘着雪,地上结着冰,高斌一步一个血脚印,昂首走在大街上,从敦睦里走向大同路,又走向车站,到了车站,军警又把高斌的衣服扒光,将他捆绑在路灯杆子上,也未能逼迫高斌下令复工。

2月7日上午,靳云鄂命令去掉高斌手铐脚镣,办酒席宴请高斌,还让叛徒林宝弟陪坐劝降。高斌怒斥叛徒为虎作伥,正告靳云鄂:没有总工会的命令,我们决不复工,这就是京汉铁路工人的统一信条。靳云鄂看到高斌软硬不吃,只好重新给高斌戴上手铐脚镣,押回牢房。

2月9日,在郑州铁路工人的强烈要求下,靳云鄂被迫释放高斌。出狱的那天,高斌浑身是血,饥寒交加,奄奄一息,不久便离开人世,年仅30岁。

高斌临死时,把妻子高氏叫来,交给她一张带血的照片说,这是他在总工会成立时的照片,一定要保存好,留个纪念。髙氏请来工友,将丈夫安葬,又将照片缝进了自己的棉袄里小心保存。

1942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,高氏带着女儿逃荒到密县一带。不久,高氏病饿交加,自知来日无多,就把女儿玉霞叫到跟前,从衣服里取出高斌的照片,向女儿讲述了照片的来历,以及高斌参加二七大罢工的事迹,嘱咐女儿千万要保护好父亲的遗像,永志不忘。

这张全身照是高斌留给妻女的唯一遗产,也是烈士留给我们的历史见证。“仔细看这张全身照片,上面还有斑斑血迹,虽已久经岁月,但仍令人触目惊心,那是军阀酷刑的有力罪证。”石琳介绍。

1971年,为纪念京汉铁路大罢工,郑州市决定在烈士们曾经牺牲的长春桥附近建起高63米、共14层的仿古连体双塔建筑。高玉霞也将这张保存了几十年的老照片赠送给郑州二七纪念馆。如今,二七纪念塔早已经成为郑州最著名的地标,在熙熙攘攘、昼夜不停的车流中,静静伫立,默默地保存着这座城市过往的历史和骄傲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夏先清 杨子佩)


线索征集:内蒙古晨报现面向社会各界朋友征集新闻线索,热烈欢迎大家拨打本报新闻热线18047123456,分享您身边的新闻。
内蒙古晨网
友情链接